沙雕段子:联五天团食用说明。

1.一般情况下,团里看起来最温顺纯良无害的那个,就是最能打的。
对,就是说你耀。

2.一眼扫过去。穿的最禁欲的那个,其实是最工口的大佬。
别躲,就是你家眉毛

3.笑的最爽朗的那个,心机指数不亚于跟你爹妈争宠的老妹。
嗯,就是那个呆毛翘的老高的。

4.声音乍听起来最甜美的那个,在用他的魔法小水管狂欧你的头的时候会更加甜腻。
那啥,这些个粉这家的都先把你们的水管给我放下。

5.剩下这个不只是看上去风骚,全团就他一个人如其表的。
喏,就是那个穿女装的。

---

总结
别怀疑了。你他妈连眼睛都是假的。
以及。
你咋就粉了五个这样的玩意???

记梗 咱们王妃是男人

时间是在凹凸大赛结束后。无处可去的格瑞被嘉德罗斯拐去了圣空星。
然后蛇皮蛋蛋皮的九岁儿童当天就着全球人民的面,趾高气昂的指着拐来的人说,孩儿们看好了,这妞儿以后就是你们大王我的山寨夫人!呸,王妃。
格瑞:????
咋回事啊

[白亮]情劫

CP:狐白X武陵仙君
情人节贺文,不喜勿喷。

诛神皆知,掌腊梅的那红袖仙君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。

生前做的是凡尘里头的文客最喜吟对的风雅派代表,化了形却根着给自己取了那么个名号。

倒也不算是艳俗,瞧着寒冬初绽那一头压墙的花骨朵,个个都还是灼眼的赤色;却也实在称不上是个好名。

同这厢般出名的还有一人,也是个管花的。

却还是不大相同。先是这位的名号,他坚称栽了自己的那人复姓诸葛,本着降生的情面儿上自是该随姓,确切也是符合人情。名儿却未曾告知诸神,据传言也不过是不愿随意安上个词辱没了这姓。

于是也便诸葛仙君、诸葛仙君的叫开来了数年。

他人倒也来的自谦,倒是忘了自己活的一派潇洒,咬文嚼...

青梅绕竹马

一篇国象设朝耀的番外。
什么都没写只有番外还真尴尬。
注意避雷.主朝耀。假的金钱。

他看着那人往面上施着浓重的胭脂。一片白一片红过去-煞是唬人。

剩下也只余那双眼睛未遭此横祸。虽打扮至此。却也仍掩不住眼波里流转的万千风情。
明明只是个男子。

他就站一旁。垂着眼睑。默然的看着那人凤披霞冠。长裙曳地。清秀的面容上只见一对细长的眼眸。

他就在人群。仰着脸。静看着那人将昔日飞扬跋扈的性子收起。眉目敛得温顺且平和。浓密的发丝被细细盘起。末端的发梢正随人步伐此起彼伏。

他就在不远处。缄默的看着那人缓缓向那高位之上的人靠近。模样瞧着端庄且稳重。此刻。隔着重重人衣鬓。只依稀可见那人微微上扬的眼角。还未被妆...

   好茶党的胜利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猪倌于浮瑶:

时久之妖:



_(:з」∠)_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...

简单明了、十分单纯的写作技巧小挑战

猪倌于浮瑶:

波斯鼠_请催我去更茶粮:



码一下……!



奥克兰:





棉尾兔的灌木丛:





以下选项只涉及写作手法和写作技巧。不涉及剧情故事的任何方面。...



续上次的>

我的老师不可能这么可爱
亚眉眉场合
感谢那个全世界最好的你们
我敬爱的英语老师。

英国的绅士似是对形象的执着略显过头了些许
那人每日都必定会将同麦草般色彩灼人的金发一丝不苟的梳理好,如同雨过天睛的枝梢一般,干净且清爽。
清晨的阳光也独为这人撒一下一片迷离,绅士先生微将面容投入书影下,仔细翻阅了一阵才想起何突的抬起头来
无任何征兆的,你对上了那深不可测的翠龟湖泊中,竞一时失了神,就像一团烫手的火焰直直烧进了你的心里,烧得胸膛生疼,那人同祖母绿石一般剔透的瞳孔此刻内里正泛着别样的光彩,再一瞬却又成了方才那副素日已见惯了的模样
但,如果可以叫人先忽略青年面上逐渐浮显的几抹红晕的话,他仍是印象中那个眼高于顶的柯克...

默默为画佬们提供梗

老王生贺

给老王迟倒的生贺
完全不知道在干嘛
放飞自我
搞事情的小段子
 
我的老师不可能这么可爱系列
王耀场合
我敬爱的国文老师
-------
青年的面容是东方人特有的柔美,眉目是在时光沉淀下的温润,眸眼是如三月暖阳般的熙和,瞳孔亦是深沉如夜的墨色,内里似是漾着盈盈笑意,可叹隔着重重人影衣鬓倒望得不大真切
东方人的品味或是与旁的人不大相同,特立独行的蓄了那么一头及肩的长发,被人闲散的绑成马尾随意置在身后,浓密的发丝随人的动作迎合着,此起彼伏的上下摇曵着,晃得人眼灼
那人的肤色却也不同于亚洲人独有的麦色,竟泛着病态的白。
持着教材的手,骨节分明、皓腕白晳。着的是黛色长衫,衣角处绣着沧海龙腾,贵气难言,却莫名叫人觉得...

1 / 2

© 杼暮笙 | Powered by LOFTER